電子報若無法正常顯示,請點選這裡 
                                        第12期/2007.09.10
 願心願語
  •慚愧心╱大願法師
 福慧雙修
  •乘人乘出火宅╱大容法師
 人乘弘法車
  •「念死」法門與深信「因
  果」╱大觀法師
  •累積福報 超渡自己
  ╱大湛法師
  •小故事的啟示╱果善
 
 遊方隨筆
  •一句老話╱雲水僧
  •來自母親的祝福
  ╱雲水僧
 阿含與止觀講座
  •水泡╱林崇安教授
 法海探真
  •由梵文佛教術語解析佛法
  的本質 ╱許洋主教授
 內觀禪修法
  •觀照色身╱阿姜念、
  凡拉達摩法師
 
 般若園
  •轉世的美麗與哀愁
  ╱林孟蓉
  •美麗的女人╱浣心
  •觸動靈魂的吳哥窟之旅
  ╱趙梅軒
  •華麗的轉身╱阿蓮
  •「照」見解救世界之謎
  ╱哈客李林
  •夢的谷底╱朱魯青
 寒潭映月 
  •我為何要學佛?╱寒潭
 天堂拈花
  •揚風三帖╱松蘿隱秀
  •蒼生有淚喚觀音
   ╱松蘿隱秀
 裝可愛話冊
  •雲水禪心─禪修篇╱常憶
 心光集
  •如是我聞╱淨嚴
 朵朵蓮心
  •禪話.畫禪╱朵蓮
 
 敦煌的故事
  •饅頭蜜糖╱黃征教授
 觀音小童子
  •天堂採南瓜╱彭育涵
 文殊小童子
  •爸爸考上超級碩士班
   ╱陳奕甫
   佛國采風 ╱敦煌佛寺文化 ╱
    幾件極具深意的敦煌特殊寫經
  .文:鄭阿財教授
  佛教經典的受持方法多方多種,其中抄經一直是佛教徒深為喜愛的行門之一。尤其結合書法藝術、心靈修養與信仰的崇奉,更是近代

台灣、日本佛教信眾與社會普遍流行的一種活動。

  佛教東傳,隨著佛、法、僧三寶的漸次完備,廣泛而快速地在漢地傳播發展,促使漢傳佛教成為世界最主要的佛教體系。這其中,匯聚佛法義理思想主體的佛經,在翻譯事業發達及抄造經典普遍的情況下,更為佛教的發展與推進,發揮了強而有力的作用。

佛經的抄寫傳播

  佛經的抄寫,淵源甚早。漢代以來,佛經的傳播,從最初透過西域高僧口誦筆授等個別零星的翻譯,到有系統
、有制度,大規模譯經活動的展開,漢譯佛典一時蜂出,蔚為大觀,而形成龐大體系。這段從漢魏兩晉、跨越南北朝到隋唐的期間,正是中國圖書發展史上雕版印刷尚未普及的「寫本時期」,其間佛經的流傳最主要便是仰賴抄寫來傳播。

  大乘佛教經典對於受持、讀誦佛經的功德極力宣說;並一再強調抄造佛教經典的殊勝;尤其鼓吹抄寫佛經具有無量無邊功德,希望透過信眾對佛經的抄造,使經典廣為流通,進而促進教義的弘傳。如《金剛經》中便有:「書寫、受持、讀誦……是經有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邊功德。」、「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其福勝彼。何況書寫、受持讀誦,為人解說。」等;而唐•釋道世《法苑珠林•敬法篇》更說:「受持一偈,福利弘深,書寫一言,功超數劫」。抄寫經典具有如此殊勝,因此,寫經、抄經成為信仰者普遍的修行方式,而蔚然成風。

  歷代多有為了虔誠信仰,而縮衣節食,盡己所能,出資寫經,藉以供養、祈福,其身份有王室貴族、官吏、僧尼和庶民;而寫經題材也是多元且繁雜,經典本身所闡釋的教義與祈願目的大抵相互關連,隋唐以後,特別闡揚某部經典具有的特殊功德的抄經流行,如為懺悔滅罪,就抄寫《金光明經》;為延年益壽,消災免厄而抄造《金剛經
》等,如此正可反映民眾佛教信仰的情形。

  由於唐代以前佛經寫本很少傳世,所以過去大家對於古代抄寫經典的情形不甚了了。幸運的是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敦煌莫高窟藏經洞偶然的發現,使閟藏千年的珍貴文物得以重見天日。當中赫然發現各種六朝隋唐五代的寫本為數多達六萬件,其中百分之九十是佛教的經卷,時代從西元四世紀到十一世紀初,正好填補了這一時期寫經材料的空白。

敦煌佛教寫經三大類

  這些敦煌佛教寫經,大抵可分為三大類:一類是「一切經」,也就是所謂的大藏經,主要是官方的寫經,屬於正式的標準寫經。抄本字體工整,行款有秩;紙質良好,大多染蘗、裝潢,同時抄校再三。

  圖1是唐高宗咸亨三年經生王思謙抄寫的《妙法蓮華經》卷第六,題記中詳細的記錄了「用紙二十張」、「裝潢手解善集」、「初校」、「再校」、「三校」、「詳閱
」等等,其慎重可知,是官方標準一切經的寫本。
(圖1)

  一類是「日常用經」,也就是當時教徒、信眾個人修行、持誦所抄寫的經典。因紙張難得,一般字體、行款、形制不拘,方便為要。如極為珍貴的甘肅藏敦煌本六祖壇經,是六祖門人修行持誦的日常用經。(圖2)

  一類是「供養經」,也就是信眾發願供養的經典。雖然各部經典的意義不同,供養人又多,但由於發願目的大抵相同,所以寫佛經種類多同,複本也多。例如適合將功德回向給亡者親人的《阿彌陀佛經》;祈願患者病痛早日痊癒抄造的《藥師經》;祈求消災解厄的《觀世音經》;祈求增長智慧、增壽延的《金剛經》…等。或有供養人自己抄寫,更多為供養人僱人抄寫,甚至有職業經生專業抄寫佛經來給賣給供養人。

  圖3《賢愚經》卷第二的敦煌寫經,現藏甘肅省博物館。卷末有「敦煌太守鄧季彥妻元法英供養一切」的題記
,鄧季彥即鄧彥,他曾任瓜州刺使,任刺使前為敦煌太守
,其妻元法英就是北魏東陽王元榮的女兒元英。這件寫經的抄寫年代當在西元542年以前,而且是出自當地官府寫經高手的手筆,字跡清麗洒脫,實是寫經中的上品。
(圖3)

  敦煌文獻的這些供養經,大多數在卷末,留有當時社會各階層、不同身份的供養人發願、回向的題記。這些題記載明了供養者抄造佛經的時間、地點、動機、數量,甚至供養者的身份、抄經目的以及心中的願望。透過這些記載,讓千載之後的我們得以一窺古代佛教信眾抄造佛經的內心世界。

  在倫敦英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寫經編號S.6229,卷子內容是有關「寫經功德」的記載,其中對於寫經功德有較為詳細而全面的表訴,無疑的凸顯了唐人的寫經功德觀。文字是這樣寫的:

  以此寫經功德,並將回施,當今聖主,保壽延遐,長使主千秋,萬人安樂。又願四生九類,水陸飛空,一切有情,捨種類身,各獲聖位。未離苦者,願皆離苦,未得樂者,願令得樂。未發心者,願早發;已發心者,願證菩提
,師僧父母,各保安寧。過往先亡,神生淨土。囚徒禁閉
,枷鎖離身。凡是遠行,早達鄉井。懷胎母子,賢聖愆威
,五逆男女,各各孝順。自遭離戰,傷煞孤魂,六道三途
,西方見佛。怨家歡喜,更莫相讎,諍訟折詞,聞經善處
,身無自在,願得逍遙;熱惱之苦,值遇清涼; 裸寒,得
生衣服。土地龍神,何護所在。願以此功德,溥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同生於佛會。

  供養經往往抄寫來送人,或置入寺院經藏,所以也叫供養法寶。在各種供養中,最為稱著。加以寫經具功德,又可藉回向功德方式,祈求往生者登淨土之域、現世者健康、家庭平安、功名順遂,因此寫經、抄經發展蓬勃,而各式各樣的抄寫佛經也就應運而生。尤其是擁有財富的人
,往往將最為看重,代表財富的黃金研成粉末,調製成泥
,用以抄寫佛經,透過藍紙泥金字來呈現莊嚴華麗的效果
,藉以表達對佛教信仰的虔誠與恭敬。如敦煌研究院藏編
號285號,就保存有唐代寫本的《妙法蓮華經》〈序品第
一〉。全卷為紺紙銀色絲欄泥金寫經。也就是以泥金為墨
書寫在藍色的磁青紙上,藍底金字銀欄,相互輝映,光彩
奪目,既莊嚴又珍貴,真叫人讚賞不已。


 導師行誼
  •追隨東初老人的出家生
   涯╱果學、蔡澤生
 臥佛晨鐘響
  •和合共事的方法
   ╱聖開導師
 
 推動法輪的另一隻手
  •推動法輪的另一隻手
  ╱編輯室
  •菩薩父親╱大願法師
  •修行之路 與子偕行—
   訪大願法師之父╱妙真
  •延續父親的農家精神—
   訪大湛法師╱王瓊涓
  •親切而悠遠的思念-
   父親片憶╱張〔厭/木〕
   弓教授
  •感念慈父╱祥風
  •父親與我-訪大莊法師
   ╱王瓊涓
  •追憶父親╱陳慶廷
  •父親的影像╱彩禾豐
  •無尾鳥的故事╱果化
  •爸爸╱彭筱妤
 
 文殊妙寶藏
  •五代宋敦煌歸義軍節度使
   曹元忠與五臺山文殊信仰
   ╱沙武田教授
 敦煌佛寺文化 
  •幾件極具深意的敦煌特殊
   寫經╱鄭阿財教授
 山中明珠傳奇
  •故鄉泥土情—陶藝大師陳
   雄鎮╱吳適意
 藝文踏查
  •工藝設計達人—黃弘鎮
   ╱吳適意
 天廚集
  •秋賞明月 香傳千里
  ╱茉莉、李仁賢
 
 佛門的一天
  •早板
 見思集  
  •忍辱仙人掌╱朵蓮
 快樂分享區  
  •MSN大頭貼及表情動圖
  •桌布下載(二)
 .訂閱人乘電子報
 .慈光山人乘寺文殊院
 .TEL: 049-2896352
 .EMAIL :jen.chen@msa.hinet.net
 .人乘佛刊專用信箱:
   zgs.editor@gmail.com
 .尊重智慧財產權
     轉載請徵得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