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成語佛源〜心猿意馬

文◎徐偉

  中國四大名著中的《西遊記》,是講述唐僧與徒弟孫悟空、豬八戒和沙悟淨等師徒四人前往西天取經的故事。有人說作者把一個人的心身意識演化成了小說中的這五個人物,唐僧代表了完整的心神(阿賴耶識);孫悟空、白龍馬分別代表了「心」和「意」(第六意識);代表人之大欲的豬八戒,象徵男女飲食的誘惑;沙僧則代表了沒有主見的情緒,只能挑著行李(擔起皮囊)跟著孫悟空、豬八戒、白龍馬到處跑。若將西天取經隱喻為人的修道過程,修道過程也從來就不平順,就像唐僧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眾生的修行過程中,每遇艱難險阻或種種誘惑時,容易攀緣外境、想東想西而影響道心,如此的心思不定,也如猿馬般地性喜外馳,就是「心猿意馬」。

  從佛法來看,「心」有真、妄之別,「心猿意馬」之心,就是「妄心」;而「意」指的是心的生滅流變。孫悟空象徵我們的心念,人心就像七十二變,一個筋斗雲能翻十萬八千里,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既闖龍宮,還鬧天宮,到處搗蛋,就像修行人打坐時的心,愈想靜,它愈愛動,最讓人困擾。然而,這猴子雖然愛搗蛋惹麻煩,但牠本事大,西天取經還得靠牠一路降妖伏魔,方能修道正果,只是必須時時用觀世音菩薩傳授的緊箍咒(繫念法)把牠拴住,防其造次。對修行人而言,禪定時,必須像《菩提資糧論》所說,要讓紛亂的心思平息下來,得用正念之繩,將猿猴綁在柱上,讓牠無論如何躁動,也只能繞著柱子打轉。

  歷代文學中,用心猿意馬來形容紛擾躁動之心的作品很多,例如《西廂記》裡有:「打扮的身子兒詐,准備著雲雨會巫峽。只為這燕侶鶯儔,鎖不住心猿意馬。」關漢卿《望江亭》:「俺從今把心猿意馬緊牢拴,將繁華不掛眼。」馮夢龍《醒世恆言》:「這一夜翻來覆去,牽掛著美人,那裡睡得著。只因月貌花容,引起心猿意馬。」等。

  然而,心猿意馬的譬喻,最早還是出現在佛教經論,例如「心猿」,可見於《維摩詰所說經》〈香積佛品〉:「以難化之人,心如猿猴,故以若干種法,制御其心,乃可調伏。」或《出曜經》:「心之為物,猶豫不定,著色聲香味細滑法。猶如猿猴貪著果蓏,捨一取一,意不專定。」「意馬」則見於《大寶積經》:「如是識王,住於身城,見於六處,無常侵害……御醉法象,調習意馬。」或《圓覺經大疏釋義鈔序》云:「半偈而息心猿,一句而調意馬。」但是最早將「心猿」、「意馬」連用者,則出現於唐代《維摩詰經變文》:「卓定深沉莫測量,心猿意馬罷顛狂。」

  修道學佛就像西天取經,人人本具唐僧、悟空、八戒、沙僧、白龍馬等性格,增上過程必會歷經各種劫難,「心猿意馬」尤其是修道者的入定障礙,繫念調伏之,非常重要。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