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假日漫談

文◎謝文田

  一早起來,看手機,哇哇,那麼多人異口同聲,都在討論「桃園弒母案件」。

  本案第一審判決以精神耗弱為由,減低其刑,判處無期徒刑。但,二審卻以被告無辨識能力改判無罪,雖尚未定讞,檢方仍可上訴三審救濟,社會已一片譁然,重創已經低迷的司法信賴。

  依刑法第19條第一項、第二項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

  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這就是修正前舊法所稱的「心神喪失」、「精神耗弱」。

  本案情形,就是學理上有名的「原因自由行為」。之前雖法律無明文規定,但法院判決在適用法律時,向來是必然會考慮到的事項。以前國考司法官、律師考試,就很喜歡出這個題目。

  為杜爭議,後來才於同條文增訂第三項:「前二項規定,於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因此,類似本案的情形,法律早已有明文規定,法官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於判決裡交代適用或不適用的理由。所以,本案牽涉的爭議,其實只是法官對適用法律的見解。

  而法官的法律見解,是審判獨立的核心事項,只有理由充分、不充分而已,並不問高明拙劣,基本上都受到尊重,不會成為移送法官評鑑的事由。

  不過,倘法官並未於判決交代適當理由,或其於法庭有言行輕忽失當之情形,則另當別論。(據媒體報導,記者詢問,被告會不會落跑?法官回應:跑了就跑了。)果有這回事,則法官顯然不僅言語輕率,而且對其職務身分毫不自重,顯然已有違反法官倫理之虞,當可由其「職務監督權人」司法院或高等法院本院行使職務監督,視其情節輕重,譬如是否偶一為之,或係慣行?如係後者,係一種習以為常的「行為模式」,則行政處分或評鑑均應是適合的方式。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