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假日談書

文◎謝文田

  「這裡曾是夢想的起點,絶不會是我們的終點。」這是誠品書店聲稱要在各地大力關閉部分據點的宣言。乍聽這個訊息,內心的震撼不捨,相信很多人會和我有同樣的感覺。

  「以文字的溫度,抵抗世界的殘酷。」誠品書店揭示的這一指標,並努力打造,多少年來,已成為這一代喜愛閱讀的人底共同記憶。

  每個愛書人,都會在心中打造一間量身訂做的「夢幻書店」。

  同樣是書店,但是很玄,不同書店的老闆,賣不同的書,買書的客人也不同。無以名之,就叫物以類聚,臭味相投吧!

  曾在《誠品閱讀》雜誌看過一篇文章,報導一位英國舊書商,謔稱舊書王國理查王「以書造鎮」,成功的使幾乎荒廢的小鎮,變成英國最大的舊書集散中心的真實故事。多年前,小女在英國讀書,曾想要前往沐浴一下書鎮的氛圍,可惜路途不熟而作罷,迄今仍心有怏怏。

  日前去作了「白內障」手術,兩眼視差,尚未能正常閱讀。不過,雖「獨具慧眼」,卻還能偷用手機寫Line,而且是在老妻的虎視眈眈下,誠屬不易!

         ***    ***    ***    ***    ***    ***    ***

  日前有感誠品敦南熄燈的一篇拙文,意外引起不少迴響,代表我有很多同好,深感慶幸。

  誠品書店賣的是新書,而各地的舊書店如「茉莉」、「胡思」等同樣是我的最愛。

  逛書店,不論新舊,都期待,或期待不期而遇一些喜歡的書籍,那種樂趣,只有辛稼軒的「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差可形容。

  我雖然喜歡書,也買了不少書,但不敢妄稱「藏書」。

  「藏書」,據瞭解,是有些規矩的。我只是純粹喜歡,沒有那麼講究,也沒有那個條件。

  雖然如此,經歷多少歲月,也淘獲了一些奇珍異寶,包括一些稀有的手抄本、作者簽署、名家閱讀過的讀物等等。屢屢不經意的翻開扉頁,朱鈐小印,筆墨燦然,那種內心的愉悅滿足,誠難以言喻。

  看舊書,還有一個不足為外人道的樂趣,那就是圈點和眉批,彷彿就和愛讀書的同好對話一般。

  話說,我的書雖多是很平常的普及版流通本,不過我也有隨手劃線、註記的習慣,隨著歲月流逝,㚒帶著「挾泥沙以俱下」的記憶,縱是平常書籍,也「敝帚自珍」,彌為珍惜;這也是我不太捨得捐書的緣故。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