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沒有走過 怎麼會知道呢?

文◎從來癡

  有一天,與簡岳隆居士,謁見住持大和尚大願法師,端嚴的大為法師也在坐次,暢談甚歡,不覺狂心大起,脫口而出:「早知道,光讀《圓覺經》就好了,何必花那麼多時間,研究那十分難懂的《楞嚴經》。」

  大願和尚柔和而慈祥的說:「因為你走過,所以知道了。」禪者仁心,開門見山,一句簡單的話,卻宛如晴天霹靂的棒喝,令我頭目清醒,狂心頓歇。

  近來,重讀《六祖壇經》,從未有過的相應,不覺同樣的狂心又起,剎那間,大願和尚那句話,有如煥發著「般若鋒兮金剛燄」的慧劍,映現在我的心坎裡,直接了當的截斷我的狂妄心。

  妄心歇,心鏡明,腦海裡,現出希遷禪師,參訪師兄行思禪師的公案。大意如下:

  行思劈頭就問:「你從那裡來?」

  「我從曹溪來。」(六祖處)

  行思又問:「你得了什麼來?」

  「未到曹溪亦未失。」(佛性無有得失)

  行思再問:「既然沒有失去什麼,又何必去曹溪?」

  希遷回答說:「如果不到曹溪,怎麼會知道,本來就沒有失去什麼。」

  永嘉大師年少的時候,修習大乘方等經論,尤其精通天台宗止觀法門,因讀《維摩詰經》,發明心地,悟佛心宗,後來得六祖印證,著《證道歌》,盛行於世。他在歌中訴說他的感悟:「自從認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關;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縱遇鋒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閑閑。」

  又感慨的說:「吾早年來積學問,亦曾討疏尋經論;分別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卻被如來苦訶責,數他珍寶有何益?從來蹭蹬覺虛行,多年枉作風塵客。」 

  沒有走過,怎麼會知道呢?

  禪宗的大師們!為什麼師父一點就通?因為他們在因地修行時,廣發大願,勤苦修習,該走的路,都走了,只欠東風而已,所以一點就能明心見性,通透了達。

  反觀我們自己,可曾勤苦修練?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