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疫情帶來的省思

文◎張純仁

  2020年農曆過年前,好友問我這次冠狀病毒是否會很嚴重?我跟他說一定比SARS傳染更快,不同的地方會有腸胃症狀,而且正要開始。他問我什麼時候?我說2月4日之後病情將爆發,之後果然一發不可收拾,比我預期更嚴重。鑽研中醫數十年,對於自然界的變化已有一定敏感度,學習佛法後更加相信,天地間每件事情的發生,一定其來有自,也佩服歷代醫學家所留下的這份寶貴的中醫資產。

  中醫學的思維與邏輯與西方醫學不同之處,在於相同疾病的機轉,因時、因地、因人而異。中醫學從北方的傷寒到南方的溫病,發展出不同的治病思路,從經方到時方有不同的用藥方式,然而殊途同歸。醫生的價值在於診斷處方,在不同的時機給予病患最適當的處理方式,我認為中西在此並無不同,中醫尤其如此,當今疫情在全世界各地蔓延,幾乎無一幸免。

  SARS、流感、冠狀病毒,在中醫學裡屬於溫病中瘟疫的範疇。至今中國有14億人口,歷經數千年的時空,中醫面對歷代的瘟疫,從傷寒的六經傳變,到溫病的三焦衛氣營血的辨證,累積豐富的寶貴經驗,從麻黃湯、葛根湯、十神湯、荊防敗毒散、銀翹散等等,都是流傳已久的名方。中醫的思維並非消滅與對抗「病毒」,而是從「人」論治,因此歷代的名方流傳至今,仍然適用而且療效顯著。

  「上工治未病」與「正氣存內,邪不可干」的中醫觀念,貫串著整體的臨床思路。當前各國對抗病毒的方式,全力研發疫苗的同時,是否應該有另外的思維:病毒從何而來?為何而來?七十億的人口,為何有人感染,有人安然無事?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離的確可以減少感染機會,對疫情的控制有幫助,但真的如此而已嗎?是否還有其他未知之處?讓我們從根本做起?

  不禁讓我想起《華嚴經》〈夜摩宮中偈讚品〉的覺林菩薩偈:「譬如工畫師,分布諸彩色, 虛妄取異相,大種無差別。大種中無色,色中無大種,亦不離大種,而有色可得。心中無彩畫,彩畫中無心,然不離於心,有彩畫可得。彼心恒不住,無量難思議,示現一切色,各各不相知。譬如工畫師,不能知自心,而由心故畫,諸法性如是。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 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應知佛與心,體性皆無盡。若人知心行,普造諸世間,是人則見佛,了佛真實性。心不住於身,身亦不住心,而能作佛事,自在未曾有。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病毒難道不也是從我們的五蘊所生嗎?病毒的變異速度不也反應著人心無常嗎?在耗費資源對抗、消滅病毒及搶購疫苗的同時,是否也應該反省我們對大自然做出什麼傷害?「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反省人類彼此之間的對待方式,是否應該感謝疫情讓我們靜下心來重新思考遠古先知聖人對我們的諄諄提醒:「道法自然,慈悲為懷,博愛眾生,對自然界多一分謙遜與包容。」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