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觀色遊境,萬物一體——張培均油畫創作

文◎李若茝 圖◎張培均提供

  在培均老師的萬物一體創作前,我感受到冷暖色調與造形之間的交融與和諧,如果用音樂來形容老師的畫作,腦海裡想到的是德布西的〈月光〉的旋律,如同指尖滑落的清音,潔淨玲瓏敘述著一幕幕畫面。近看是點點的星光,冷暖交錯而又透亮,如同音符組成一章動人的樂曲。

生命旅途,心向藝術

  創作者的風格常與自我生命的軌跡有關。老師娓娓道來兒時對色彩的敏銳與好奇,來自於在鄉下的童年生活以及祖母的陪伴,看見鄉間的綠葉點點紅花朵朵,豐富的自然色彩與鄉野風景觸動著他幼小的心靈。和祖母常到廟宇參拜,很被寺宇裡工匠精心雕琢的建築裝飾吸引,也嚮往寺宇莊嚴靜謐的氛圍。年少時的他,常常拿著書到寺裡讀,在這樣的氛圍下,孩提時的他對美的事物有著細緻敏銳的感受,也啟蒙了他的藝術之路。

  爾後順利進入師專美術系,學習寫實的繪畫技法。早年的創作多為具象的形體描繪,爾後他在國外的藝術櫥窗中看到一副傀儡,深深印入他的眼簾,使他開始思考畫面從具象跨度到拼貼的可能性,在一次又一次的自己叩問中,他開始拋掉所謂對於具象形體的執著,學著放下,讓心帶著手去構築畫面。

禪修歸真,藝術沉潛

  畢卡索曾說過:「我能用最短的時間,就畫得像一位大師;卻要用一生的時間,去學習像孩子一樣的畫畫。」每一個藝術家的內在,都有幾個影響至深的大師,梵谷和米羅,都是不受形體拘束的畫家,他們拋開了寫實的描繪手法,梵谷用火焰式的筆觸與米羅的圖騰式的畫面,都在呼應著他們的內在心靈,這也啟發了他,讓心靈回歸純真的反動。創作是一種照見,讓心靈透射出來。之後接觸了禪修與佛法,更開始反思與關照內在的生命。

  閱讀《金剛經》,是培均老師的日課。經典裡闡述的空性與無住,開闊內在的思維,萬事萬物都是因緣和合,絕非獨立而成,虛實如夢幻泡影,細究本質,無一無二。這樣的生命啟發,在培均老師的創作中有了很大的反動,他開始學著用自動繪畫的方式,用心來勾勒線條,然後在這之中窺探形體的可能性,尤其是在形體之間的共生共榮,如同2014年開始構思的《萬物一體》系列作品,人與萬物、山海經神話、詩經采風、佛經典故、莊周哲理以及古老傳說融入創作,沉潛心境轉化為藝術能量。例如在《永恆傳說》中,百步蛇孵育著森林裡的男女生命、吃犀牛的軀體含藏了夜鷺和鹿王、兩隻蝴蝶在貓頭鷹形體裡親密對話,畫面形體間共同交疊,不分你我,色調的冷暖布局拋下銳利的轉變,形成一種和諧的過度;在暖色中有著寒色調的身影,在冷色調中涵容著暖色調的光明,每一個塊面都清澈透亮,形成畫面和諧一致的組曲。

星塵透疊,萬物一體

  將藝術創作視為修行的培均老師,將他對佛法的體悟,獨創所謂的「星塵透疊法」,以極簡的繪畫元素,點表現的手法,展現芸芸眾生和諧共存,相倚相生,期望觀賞者透過他的藝術創作能擁有更多的慈悲與包容,擁有更開放的心靈與胸懷去觀看生命世界的種種。沉潛六年的《萬物一體》系列作品,體現了「不踐古人,自求創作的快樂」,如同蘇軾所說:「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不停留於寫實的造像,將體悟的人生哲理與情感凝鍊於畫中,正是「遷想妙得」創作之精髓。藝術就是神話,他的作品引領著觀賞者進入畫境自在悠遊,釋放內在的情感與想像力。

初心是真,直觀當下

  採訪尾聲,我詢問培均老師對於未來藝術創作的願景,老師送給我「初心」兩個字,如同他在畫冊中所闡述的「初心是真,直觀當下」。天命之年的培均老師,回首自己的創作路徑,強調初心即修養,當下即直覺,接觸佛法和禪修,讓他的創作思考更為開闊而浩瀚,如同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的文學代表人物雨果所說過的一段話:「比海洋更遼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遼闊的是人的胸懷。」

  如同《華嚴經》云:「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而不造。」培均老師的創作之路,透過禪修與佛法的修行內蘊,以創作感動更多的人打開生命的格局,更喜悅平靜地活在每個當下。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