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三無漏學 佛學總綱 成佛之道

文◎從來癡

  本文首先參考蕅益大師的《佛遺教經解》,並摘錄經文略說三無漏學,其次則引述其他經論,以說明定慧等持的中道法。

何謂三無漏學?

  戒、定、慧是也,是最完美的修行總綱領。

  《楞嚴經》卷第六,「佛告阿難:汝常聞我,毘奈耶(戒律)中,宣說修行,三決定義,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

如何是持戒次第?

  「先束身,次攝心。」

  《楞嚴經》卷第五,佛問優波離,什麼是你的圓通法門啊?答以:「我以執身,身得自在,次第執心,心得通達,然後身心,一切通利,斯為第一。」也就是說,「先持聲聞、四棄八棄,執身不動,後行菩薩清淨律儀,執心不起。」(註:比丘持四棄戒─殺、盜、婬、妄;比丘尼持八棄戒─四棄之外,再加觸、入、覆、隨。)

持戒為什麼很重要?

  以戒為師,是護福之本。

  世尊在《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簡稱《佛遺教經》中,諄諄囑咐弟子,「汝等比丘,於我滅後,當尊重珍敬波羅提木叉(戒律),如闇遇明,貧人得寶。當知此則是汝大師,若我住世,無異此也。」首明戒律的重要,因為持戒可以對治邪業,對治苦集,對治煩惱,能得禪定,生諸善功徳,身心安住,得大福利。

為什麼持戒能生大定力?

  因對治貪、瞋、癡三毒故。

  一、對治邪業:佛說:「持淨戒者,不得販賣貿易⋯⋯,及諸財寶,皆當遠離,如避火坑;不得⋯⋯占相吉凶⋯⋯,曆數算計。」又說要「節身時食,清淨自活,不得參預世事……,咒術仙藥,結好貴人,親厚媟嫚,皆不應作。當自端心,正念求度。不得苞藏瑕疵,顯異惑眾。於四供養,知量知足,趣得供事,不應稸積。」

  二、對治眾苦,有四:

  1、對治五根放逸所帶來的眾苦:持淨戒,應遏制眼、耳、鼻、舌、身等五根,令不隨色、聲、香、味、觸、法而轉動,「譬如牧牛之人,執杖視之,不令縱逸,犯人苗稼。」「亦如惡馬,不以轡制,將當牽人,墜於坑陷⋯⋯。五根賊禍,殃及累世,為害甚重,不可不慎,是故智者,制而不隨⋯⋯,不令縱逸。」

  2、對治欲望所帶來的眾苦:「五根者,心為其主。是故汝等,當好制心。心之可畏,甚於毒蛇、惡獸、怨賊⋯⋯,譬如狂象無鈎,猿猴得樹,騰躍跳躑,難可禁制。當急挫之,無令放逸。縱此心者,喪人善事,制之一處,無事不辦。是故比丘,當勤精進,折伏其心。」

  3、對治多食所帶來的眾苦:多食能障三昧,亦損檀越善心,故「受諸飲食,當如服藥,於好於惡,勿生增減,趣得支身,以除飢渴⋯⋯。受人供養,取自除惱,無得多求,壞其善心,譬如智者,籌量牛力,所堪多少,不令過分,以竭其力。」

  4、對治懈怠睡眠苦:睡眠從飲食起,從時節起,及從心起,煩惱不斷,如是怎可安睡,故應「勤心修習善法,無令失時;初夜後夜,亦勿有廢⋯⋯,無以睡眠因緣,令一生空過,無所得也⋯⋯。諸煩惱賊,常伺殺人,甚於怨家,安可睡眠,不自警寤?煩惱毒蛇睡在汝心⋯⋯,當以持戒之鉤早摒除之。睡蛇既出,乃可安睡,不出而眠,是無慚人。慚恥之服,於諸莊嚴,最為第一。」

  三、持戒能對治煩惱障,有三:

  1、以忍辱對治瞋恚煩惱障:「瞋恚之害,則破諸善法⋯⋯,當知瞋心,甚於猛火⋯⋯,劫功德賊,無過瞋恚。」所以對於任何無端的迫害,應行忍辱,心不生瞋恨,口不出惡言,「若縱恚心,則自妨道,失功德利,忍之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

  2、以謙讓對治憍慢煩惱障: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貢高,輕慢他人,出家人更不可為之,所以「當自摩頭」,時時返照,要降低自己的身分,謙下禮讓,「若起憍慢,當疾滅亡⋯⋯,為解脫故,自降其身而行乞也。」

  3、以質直之心對治諂曲煩惱障:逢迎拍馬,討好於人,徒增煩惱,非修道人之所為。「諂曲之心,與道相違,是故宜質直其心。當知諂曲但為欺誑,入道之人,則無是處,是故汝等宜當端心,以質直為本。」質直之心,就是真心、直心。《淨名經》云:「直心是道場,直心是淨土。」

  以上所謂邪業、煩惱,及諸所有苦,皆由貪、瞋、癡三毒生;三毒滅,則清淨心生。「清淨心生,是為淨土。」(見禪宗六祖《金剛經解義》)。

為什麼大定力能發解脫慧?

  因了達萬法實相故。

  佛說:「若攝心者,心則在定;心在定故,能知世間生滅法相。」世間萬法,皆是緣生緣滅,是假有,是世俗有,是空,不應執著;「若得定者,心則不散,譬如惜水之家,善治堤塘,行者亦爾,為智慧水故,善修禪定,令不漏失。」

  又說:「若有智慧⋯⋯常自省察⋯⋯能得解脫⋯⋯。實智慧者,則是度老、病、死海堅牢船也,亦是無明黑闇大明燈也,一切病苦之良藥也。」

  又說,波羅提木叉是「正順解脫之本」,「因依此戒,得生諸禪定,及滅苦智慧。」

  又說,「若人能持淨戒,是則能有善法。若無淨戒,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當知,戒為第一安隱功德住處。」

  在《楞嚴經》及《圓覺經》,世尊都指示行者,要將身心安住在不生不滅的如來藏心,即安住在諸法實相上,以之為修行的因地心,然後圓成果地的修證。心靜了,心安了,應緣而起,無所住而生其心,大機大用大智慧全在其中。

為什麼定慧等持是中道法?

  因專修於定,易著無記空;慧而無定,易起狂慧故。

  《六祖壇經》〈定慧品〉說:「定慧一體,不是二。定是慧體,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諸學道人!莫言先定發慧、先慧發定各別,作此見者,法有二相。」

  〈坐禪品〉說:「何名坐禪?⋯⋯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

  「何名禪定?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外若著相,內心即亂,外若離相,心即不亂。本性自淨自定,只為見境思境即亂,若見諸境,心不亂者,是真定也。」

  六祖諄諄訓誡,「若空心靜坐,即著無記空」;若空心靜坐,「百物不思,當令念絕,即是法縛,即名邊見。」

  「若只百物不思,念盡除卻,一念絕即死,別處受生,是為大錯。」

  《大乘起信論》:「云何修行止觀門?所言止者,謂止一切境界相,隨順奢摩他觀義故;所言觀者,謂分別因緣生滅相,隨順毘鉢舍那觀義故。

  云何隨順?以此二義,漸漸修習,不相捨離,雙現前故。」

  「復次,若人唯修於止,則心沉沒,或起懈怠,不樂眾善,遠離大悲,是故修觀。」

  「唯除坐時,專念於止,若餘一切,悉當觀察,應作不應作。」

  「若行若住,若臥若起,皆應止觀俱行,所謂雖念諸法自性不生,而復即念因緣和合,善惡之業,苦樂等報,不失不壞。雖念因緣善惡業報,而亦即念,性不可得⋯…。是止觀二門,共相助成,不相捨離;若止觀不具,則無能入菩提之道。」

  天台宗的三止三觀,大體上是說:體真止,即奢摩他,空觀(緣滅則空),依真諦理修;方便隨緣止,即三摩提,有觀(緣生則有),即假有觀,依俗諦理修;禪那,離空、有,不執二邊的中道觀,即有即空,即空即有,定慧等持的中諦修。

  圓瑛法師所述《大佛頂楞嚴經講義》,楞嚴大定以圓合妙「奢摩他、三摩提、禪那」三定,為成就菩提的最初方便法門。妙奢摩他是悟門,悟止於不生不滅的定體,為因他心修行,而此體本具之慧光,寂而常照,即定之時,慧在定也。妙三摩提是行門,定體慧光,迴照根性,因此選擇一根,一門深入,入於無妄,契入定體,即慧之時,定在慧也。妙禪那是證門,稱體起用,萬事繁興,圓滿菩提,歸無所得,定慧等持。

  《圓覺經》中,依然是三止三觀,定慧等持的中道法。佛告示威德自在菩薩,修習奢摩他、三摩提,及禪那,此是三種妙法門,「三事圓證故,名究竟涅槃。」

  佛又告示辯音菩薩,由上三種妙法門,頓漸修習,有二十五種,清淨定輪,「十方諸如來,三世修行者,無不因此法,而得成菩提。」

  最後,佛告訴圓覺菩薩,以上三種淨觀,「若能勤修習,是名佛出世。」

  由以上可知,三無漏學是中道法,是成佛之道,是佛學總綱。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