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地藏經》觀修,我是孝順的女兒嗎?

文◎淨弘

  閒暇歡聚時,朋友們都說我性格沉穩,從未失語失態。工作共處時,同事們都說我遇事淡定,總是不慌不忙。可面對至親至愛的父母時,我情緒失控有之,張牙舞爪有之,時常自亂陣腳,現出原形。

不孝心現前

  與父母居住在一起,有太多的無可奈何……

  父親不講究!時常需要人提醒才去刮鬍子、剃頭,穿過的襪子、鞋子,用過的洗臉盆隨意放置,在客廳邊泡腳邊看電視,濺濕一地,就連吃進肚子裡的東西,他也不講究,經常一句「不乾不淨,吃了不生病」。他抽煙、喝酒,還總吃辣的、鹹的,買油炸的下酒菜。母親愛所有人,但唯獨不愛惜自己,已經是退休的年紀,她偏要外出工作,起早摸黑,不辭勞苦,誰勸都沒用。

  不知從何時,我開始嫌棄父母,嫌棄他們不會愛自己也不會愛我,與他們在一起,煩惱越來越多,過後又懊悔自責。元旦節前一天,因覺得實在對不住父母,想讀誦一部《地藏經》懺悔。

《地藏經》感應

  之所以想讀《地藏經》,源於幾次特殊的經歷。

  一次是因夢見已過世多年的奶奶,當時恰好是農曆七月一日前夕。想到馬上是七月十五的盂蘭盆節,整個農曆七月也是佛教的孝親月,我突然冒出一個想法,這一個月每天讀誦一部《地藏經》,回向亡故的奶奶及所有逝去的親人。當連續讀到第七天,一部《地藏經》讀到最後一品時,只聽得窗外嘰嘰喳喳的叫聲,好不熱鬧。扭頭忽的發現,窗戶的鐵欄杆上約莫二十隻麻雀整整齊齊站立著,望向我的房間,不斷有鳥兒飛去又飛來,停留數分鐘。我很想拿手機拍下這一幕,但唯恐動一下身將它們嚇跑,索性繼續淡定讀經,也許它們正想聽呢。

  還有一次,我在家裡掛一幅佛像,釘釘子時有兩個釘子掉落,到處找了一遍都沒看到,我非常確信是掉到挨著牆的書架下面,而且還聽到了鐵釘與地面瓷磚碰撞的聲音,因滿書架的書,挪都挪不動,當時也就沒繼續找尋。一天後的星期天,我出發前往學校時,在書架上層我臨摹的兩幅地藏菩薩像前看到兩個鐵釘正整齊挨放著呢!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只覺神奇溫暖感動!

  這次懷著深深的懺悔讀《地藏經》,一方面想跳出煩惱泥潭,另一方面又找不出自己錯在哪裡,越想越覺得都是父母的錯,內心哭喊著,多麼想找個人理解我,幫幫我啊。忽然想起大願師父,師父啊師父,請給弟子指示該如何走出陰霾?懷著這樣的心態捧起經書,雖有很多念頭,但所想皆是如何靠近師父。我想到,如果跳出時間的局限,師父離我最近的地方,大概就是曾經到過湖北當陽的玉泉寺,離我所在的地方兩小時車程。元旦節何不到玉泉寺祈福,找尋答案?第二天,說走就走……

玉泉寺祈福

  玉泉寺,是禪宗北宗祖庭,神秀大師的道場,也是佛教天臺宗祖庭之一,智者大師在此創立天臺宗。

  跨越千年,古刹巍然,成片的參天杉木、形態迥異的千年銀杏、玉泉鐵塔,一草一木見證了這裡的歷史,也守護著這裡的一切。進山門第一眼,寺院最高、最深遠的地理位置處一道牌樓,上書「天上天」,格外醒目,令人神往。沒多想,徑直朝著「天上天」的方向走走看看,內心十分平靜,一口氣登上「通天」的陡峭百級臺階,走到「天上天」牌樓前,沿著牌樓進觀音殿堂,裡面有播音機不間斷播放「南無觀世音菩薩」。殿內左側靠門邊有一老婆婆,專為信眾定制許願牌,三個年輕姑娘圍著老婆婆談些什麼,我不去打擾,也不想過多停留,禮拜三下,頂禮菩薩莊嚴聖像,起身回頭的瞬間,「天上天」牌樓背面「回頭是岸」赫然眼前,好似重錘一擊,我怔住了。那一刻,萬千思緒翻滾,最後都融進「回頭是岸」四個大字裡面,所有的煩惱過錯分明指向的都是自己,難道真的是我的錯?突然意識到,誰有問題誰煩惱。我很清楚,「回頭是岸」就是菩薩想對我說的話!

  回家後,很多不好意思當面與父母說的話,都寫進了書信裡,所有的懺悔都不及這封信帶給父母的溫暖感動,不及生活中每一個帶給他們的細小快樂。仔細回想,那些困擾我的煩惱沒什麼大不了,都來自於執著和不接納,執著於父母的愛,不接納父母的平凡,最關鍵是不接納自己的平凡,將種種煩惱發洩給他們。再仔細想想,父母善良、淳樸,為家庭拼盡所有,年輕時已經夠艱難,年老時就是我報恩的時候,時時提醒自己包容、接納、理解,而不是要求、限制,我要守護他們,讓他們快樂,像小時候他們守護我一樣。

  所謂的兩代人的生活習慣、思想觀念的鴻溝並不是不可跨越,所謂的原生家庭的傷痛並不是不可療癒——「回頭是岸」。佛陀說:「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時時處處向自己內心當中探求,在自己生命的春夏秋冬裡去修證。

  《地藏經》觀修,原來,有願力就會有回應。感恩父母!願天下父母健康、平安、喜樂!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