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一個中醫師的生死觀

文◎張純仁

  2019年,診所附近租給一家從事生命關懷生前契約的殯葬業,當時整棟大樓的住戶張貼懸掛白布條群起攻之,而隔壁是一家身心科診所,形成巧合的對比,也讓我對生命有更深的省思。

  我的診所在此已經二十多年,每天面對生、老、病、死,為何當初沒人反對?附近幾家婦產科門診也絡繹不絕,為何眾人對從事攸關死亡的行業會有如此大的反彈與排斥?為何人們面對死亡會如此恐懼、害怕、逃避?

  診所樓下旁邊是一個頗具規模的基督教團體,時常舉辦活動,氣氛相當歡樂。有一天,活動結束後,幾位教友上來門診,走進診所後,得知我是佛教徒,本想掉頭就走,櫃台小姐告訴他們生病與宗教應該沒什麼關係,才勉強留下來。其中一個教友問我,為什麼佛教都是那麼悲觀,總認為人生不是老,就是病,就是死亡,不像我們每次的聚會都是這麼的歡樂?我笑笑地問他們,你們可以告訴我什麼是快樂嗎?沒有真正的痛苦過,怎麼能體會快樂是什麼?沒有耶穌的示現,為了你們被釘在十字架上,你們能有今天所謂的快樂嗎?你們在歡樂之餘,可曾體會耶穌的心境?

  一對夫妻努力了十八年,人工受孕、試管,花盡數百萬只為了生一個小孩,為的是什麼?喜歡小孩嗎?為父母親的期待嗎?還是為了自己在家族親朋好友中的面子?年近八十歲的老太太哭著告訴我,年輕時有多麼辛苦,如今小孩有了成就,想帶她出去玩,但膝蓋已經痛得走不動;二十多歲剛退伍的年輕人中風來門診,他往後的人生怎麼辦?癌末病人家屬請我到醫院看診,我還能為他做什麼?參加一位總經理父親的告別式,看他在靈前悲傷的模樣,而後走不出哀痛,得了重度憂鬱症,失去了人生舞台⋯⋯。

  每當病人問我:「我的病什麼時候會好?」對我而言都是沉重的回答,必須小心翼翼深怕傷害病人,因為我深深體會到,一個醫生的支持與回應,對病人是多麼的重要。雖然我知道當醫學面對生命時,是如此微不足道,但我必須忍痛強顏歡笑給病人一絲希望。

  三十多年前接觸了佛法,當時覺得為時已晚,但是仍然慶幸;三十年來沉浸在佛法中,感受二千多年前佛陀慈悲的教誨。夜闌人靜,時而淚水盈眶,有幸此生走上醫學之路;感謝父母讓我來到這個世界,雖然讓我經歷不少苦難;感謝師長的教導;感謝同儕朋友的切磋;感謝三十多年來所有病人用他們身心的病痛對我的成就。

  曾經一位病人問我,如果你下輩子還會再來,你想做什麼?我默默的看著他,毫無懸念的回答:「醫生。」

  身為一個醫生,如今對我而言,在生命面前,感到無比卑微、尊重與珍惜,然而卻已看淡生死。

  菩薩清涼月,

  常遊畢竟空,

  為償多劫願,

  浩蕩赴前程。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