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乘文集











般若園地

四聖諦之解行

文◎王明坤

前言

「四聖諦」是統攝佛法修行的大綱

  如何讓「四聖諦」的教理,落實於既複雜又多元的生命經驗,不再當它只是一則既定的教條,或是某種哲學命題的辨證。也就是說,拋棄「四聖諦」的教條主義或哲學立場的觀念,進而,如何從「四聖諦」的角度切入吾人的核心問題,即—內心困頓的苦迫感。這樣的心理困境,在我們的生命流程,卻一而再、再而三,不斷不斷地複製著。

  堆砌如此深遠、強勁的慣性力量,看似漫漫無際的內心世界,要如何去探索、去處理它?顯然,不是一件輕而易舉之事。但,我們可以透過「四聖諦」的次第教理,找出那些囚困內心的線索(苦集),並開啟脫離苦迫的窗口(苦滅)。所以,《中部二十八經》的經文內容,清楚地表明:「四聖諦」是統攝佛法修行的大綱。

「四聖諦」是佛法修行的方法論

  「四聖諦」不是既定的教條,亦非某種哲學立場。那麼,「四聖諦」的作用又是如何呢?這個問題的確困惑了一般習於教條或哲學立場的人,這也是今天在此闡述「四聖諦」的緣由。畢竟,大多數人並不理解,在禪修技巧的操作上,是以「四聖諦」做為引導注意力的大綱。

  也就是說,「四聖諦」提醒禪修者,在境界中該注意的是哪個部分?該將修行的氣力放置在哪個關鍵點?透過「四聖諦」來引導自己用功的方式,框定明確的修行方向,勤奮並正確地使用注意力,在境界中能把注意力用在離苦得樂的關鍵部位。

  倘若,脫離了以「四聖諦」作為探索、處理的主軸,往往只是虛耗力氣,無助於事情的改善。所以,「四聖諦」是引領原始佛法所有修行的技巧,堪稱是佛法修行的「方法論」,從入門到終極解脫的每一個修行階段,皆可適用。因此,對「四聖諦」中每一聖諦的意涵,皆有必要去作一番深度的探索與了解。

  (A)、理解苦、集、滅、道之基本含意:

  1、「苦」之淺意說與深意說。2、「集」之廣義說與狹義說。3、「滅」之廣義說與狹義說。4、「道」之廣義說與狹義說。

  (1)、苦—

  淺意說:面對某種不定因素、不可依靠、不盡己意,或欲求不得……等狀況,產生困頓、無助、沮喪、怨懟,以及某些衝擊著內心,產生忐忑不安的經驗……等。而這些經驗則一再地複製!這就是苦患存在的事實。

  深意說︰針對當下產生的「煩躁感」為例,由於內心的糾結、擠壓,產生動盪不安的情緒!長久以來,對一再複製這樣的「苦迫」已醒覺。因此,對「離苦」的欲求產生了修行的動機!

  (2)、集—

  廣義說︰在不同的環境下,我們的身心會衍生不同的活動模式,我們就依循這樣的自然法則,偵測出某種境界的產生(集起),必然是由某種內心活動所促成。以「煩躁感」為例,應了解當下煩躁感「集起」之因與過程。

  狹義說︰「渴愛」,是一切苦患最根本的問題!只要內心猶有匱乏、飢渴,就會被催逼、驅迫而產生躁動不安的情緒。若沒有徹底地剷除「渴愛」,對某種境界,心就會有駐留、維護、滋養、抓取……等等動作。

  (3)、滅—

  廣義說︰以「煩躁感」為例,應了解當下煩躁感「集起」之因與過程,然後,針對性地剔除、截斷「煩躁感」的活動因素、活動的能源,清除其孳生的環境。

  狹義說︰所有一切囚困、逼迫、擠壓內心最根本的力量,皆來自於貪、瞋、癡的催促、牽引。因此,徹底地斷除貪、瞋、癡的鎖鏈,即是「終極的滅」—「涅槃」。

  (4)、道—

  廣義說︰針對前三個聖諦—「苦」、「苦集」、「苦滅」透過「道」的技巧與方法,勤奮地努力修習,以便達到上述「知苦」、「斷集」、「證滅」的體驗。所以,「道」是統攝這些技巧與方法的系統。

  狹義說︰以「八正道」為代表佛教的「道品」(修行項目),並作為上述「知苦」、「斷集」、「證滅」的修行指南,透過不懈地實踐、開發,熟練「知苦」、「斷集」、「證滅」的修習技巧與方法;此即所謂的「道應修」。

  (B)、苦、集、滅、道操作技巧之執行:

  1、「苦」之淺操作與深操作。2、「集」之淺操作與深操作。3、「滅」之淺操作與深操作。4、「道」之淺操作與深操作。

  (1)、「苦」操作技巧之執行︰

  —淺操作(通世間法)—

  於日常生活中,難免因受到一些干擾或阻礙,內心產生不耐的「煩躁感」。若不警覺面對,而任其延續,或以無助、逃避,或以掙扎、迷惘……等不善巧的方式對應,「煩躁感」的慣性勢必被強化,造成苦上加苦!唯有警覺面對「煩躁感」的苦患,才有機會去改變。

  所以,當下務必解決!否則,往後還會發生!當你調整了不善巧的對應方式,終會看到心不再與「煩躁感」交集!保持一定程度的距離,這就已經做到鬆懈「煩躁感」綑綁的力道。

  —深操作(通出世間法)—

  當你在禪坐中體驗到對境界不迎、不拒的平等心境,即所謂的「平捨」或說「厭不厭俱捨」的寬敞心境。這種質感細緻但非終究的境界,若未察覺「平捨」中仍存有「苦迫」的因子,很多禪修者往往以此為滿,就滯留在此境界,誤以為證得解脫!

  若能依循「苦諦」的禪修者,不陶醉在「平捨」的境界裡,而能察覺心對「平捨」的境界想攀附、滯留的意念,因而醒悟到「平捨」中仍有「苦迫」存在,心就不跟攀附、滯留的欲求交集、相應,並逐漸地脫離「造作界」的牽制,而進入「無作界」(不造作)的「出世間法」。

  註:「平捨」,具有包容、接納、允許境界發生不予批判的特質,然其本身乃是透過造作所架構起來的。

  (2)、「集」操作技巧之執行︰

  —淺操作(通世間法)—

  一般之所以會產生「煩躁感」或其他負面情緒等等,其中一個關鍵性的問題,是當下缺乏滋養安頓身心的食物。比如:如何令身心逐漸地導向極度放鬆的舒適感,更甚者,內心若能培養出如七覺支的內容:「正念」、「擇法」、「精進」、「喜」、「輕安」、「定」、「捨」的良善品質。

  在這樣的氛圍下,猶如給身心提供優質的「食物」,而優質、良善、健康的「食物」,不只會暫時排解「煩躁感」,還能改變心的「質地」,以增加安樂感的持續性和細緻化。透過一而再、再而三地驗證、觀察,確認「煩躁感」與某些內心不善巧的取向,兩者是有甚麼樣的因果關係。

  —深操作(通出世間法)—

  如在禪坐時體驗到,不迎、不拒的「平捨」境界中還有「苦迫」。因為這種無偏、包容的「平等心」,是透過意志的架構與支撐,所維持的心理活動;它是無常、生滅、不穩定的。體會到「平捨」是無常、生滅、不穩定而感到微微的壓迫與不安,乃是因為心還在攀附、依戀著「平捨」。

  深覺心猶有負擔,是因為我們的心,隱約地在擔憂喪失「平捨」的安適之故。透過徹底地驗證、觀察更微細的心識活動,確認所有「苦患之集起」最根本、最細微的因素,乃是來自於「渴愛」、「迷想」、「抓取」,或對「自我位格」(我是、我能)的依附……等等。如此,始能徹底地斷除苦患之因。

  (3)、「滅」操作技巧之執行︰

  —淺操作(通世間法)—

  對於「煩躁感」或其他的「負面情緒」,生起之因(集)的了解,禪修者明白要瓦解或避免「煩躁感」或其他的「負面情緒」,必須提供滋養安頓身心的食物,比如:透過呼吸的氣流通暢全身、按摩著全身,並覺知逐漸地導向極度放鬆的舒適感,或內心培養出如七覺支的內容:「正念」、「擇法」、「精進」、「喜」、「輕安」、「定」、「捨」的良善品質。

  因此,身心對於五欲那種口感極重的食物,終將捨離。透過一而再、再而三地驗證、貫徹,瓦解「煩躁感」的苦悶,體會當下因出離「煩躁及苦悶」的解脫。

  —深操作(通出世間法)—

  倘若,對於「煩躁感」伴隨著「最根本、最細緻」的苦,能明確地瞭解是如何「集起」?禪修者即能致力於瓦解和根除「渴愛」、「迷想」、「抓取」或對「自我位格」(我是、我能)的依附等。透過徹底地驗證、貫徹,瓦解「我執」與「生老病死、五取蘊等所造成的所有心苦」,體會因出離「渴愛」、「迷想」、「抓取」或「自我位格」(我是、我能)……等等的不退轉「解脫」。如此,始能令苦患徹底止息。

  註:經典講「五蘊是苦」,意指「五蘊」(身心)生、老、病、死磨滅的苦。而「五取蘊是苦」,意指對「五蘊」(身心)的執愛、黏著的苦。

  (4)、「道」操作技巧之執行︰

  —淺操作(通世間法)—

  假若,當下內心產生「煩躁感」,針對「煩躁感」,「道」就是要去察覺當下「煩躁感」的「苦迫」存在(知苦),斷除、避免「煩躁感」的「成因」產生(斷集),體證「煩躁感」的防治、瓦解現象(證滅)。「道」就是對以上這些目標的修行技巧,以及統攝這些技巧的系統。

  —深操作(通出世間法)—

  若要針對「一切心苦」的修行技巧與方法,「道」,就是以「依遠離」、「依離欲」、「依滅」、「向於捨」的次第,修行佛法中的「道品」(八正道)。這樣的修行方式,是在幫助察覺「一切行皆苦」(知苦);是在幫助瓦解(斷集),促成心苦的關鍵因素—「渴愛」、「迷想」、「抓取」或「自我位格」……等等;是在幫助體證終極的苦盡(證滅)—所有苦患的「滅」,也就是苦的「徹底止息」。

結語

  不論是在淺或深、粗糙或細緻的修行層次,每一次「知苦」、「斷集」、「證滅」的實際操作,都增強對佛法的信心,都對甚麼是「離苦得樂」的正確方向更加清楚,都讓「離苦得樂」的努力更有效率、更精緻化地趨向「無作」,直到內證不假外求的至樂。


文殊院 南投縣魚池鄉東池村東興巷24-7號  電話:049-2896352  傳真:049-2898193
地藏院 南投縣埔里鎮牛眠里牛尾路1-12號  電話:049-2932588  傳真:049-2931252